您現在的位置:在线捕鱼>> 團委>> 社團聯合會

小悲劇映射大社會

——記5月29號話劇專場《話劇》

發布時間:2018年06月18日 點擊數: 【字體: 查看評論

? 529號,山有扶蘇話劇社在報告廳舉辦了一場話劇《活著》。《活著》是我國作家余華的著作,是以當時新中國成立前後時期的社會現狀爲背景所寫的。作者通過描寫了這樣的一個家庭從富裕到窮困,最後的走向衰亡的悲劇,以小見大的揭示出了當時社會底層人民的苦難現實以及人性對于生命摧殘的熟視無睹,描繪了人們看著希望一點點被抹滅,在絕望中如何去承受這巨大苦難,並爲了活著而活著的畫面。而山有扶蘇話劇社也是想通過改編這樣的一場話劇,將其作爲一個石子投入同學們的心湖,希望能泛起和同學們心間那共鳴的漣漪。

?當晚,話劇還未開始,現場的觀衆早早就已經入座,皆迫不及待地想要享受這一場話劇盛宴。很快,在觀衆們的屏氣靜聲中,燈光亮起,話劇拉開了序幕。只見一個身穿藍色而有一些泛白的襯衣的中年男人挑著兩個籮筐,一步步艱難地走在舞台上。他的頭發有些花白,鞋子有幾處破爛;他弓著身子,背上的東西似乎很沈重。他便是主人公——福貴。這時,福貴迎面走來了一位先生。見狀,福貴放下擔子,鞠了鞠躬,與他談論著,滿臉無奈:原來是要將鳳霞送人,好讓兒子有慶上學!福貴含著心事,回到家就很急促的喚家珍出來。緊接著,一位面容泛黃,身穿著樸素服裝,透出母性光輝的婦女走了出來。她是福貴的妻子——家珍。福貴先是打量家珍,說了句頭發也白了,暗示家珍對于家庭的操勞。而後與家珍訴說著想要送自己女兒鳳霞給別人的話,家珍嘴裏說著是戶好人家,可看得出她心裏的強烈的不舍。後來別人來領走了鳳霞,可誰知道幾個月後她又跑了回來。原本以爲故事會是以鳳霞被領走結束,這裏突然來了個轉機。可希望很快就被破滅了,福貴在兒子有慶的哀求下,還是要將鳳霞送回去。家珍則在一旁流著淚,悲痛與不舍從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來。試問,哪位母親能將自己的心頭肉送與他人?可是,爲了兒子有慶能夠讀書,去做一個有出息的人,也爲了這個快支撐不住的家,他們只好選擇送走鳳霞。這是一位偉大的母親,可在那個年代裏,一位家庭婦女在生活面前又能有什麽改變的能力呢?後來,福貴走向前台訴說著當時送走鳳霞的情形。台下一片寂靜,觀衆們都被福貴的獨白帶入了情境中。講到了最後,福貴望著日益消瘦的女兒,鐵打的心似都被融化了。突然拉著鳳霞就往回走,到了家門口,他大喊道:就算全家餓死,也不送鳳霞回去了!激昂的話語牽動了全家人的心,家珍把鳳霞攬入懷裏,喜樂環繞在這搖搖欲墜的家中,仿佛給苦難帶來了一絲光亮。

?之後,又轉向了另一場景。開場便用家珍與福貴的對話講述了隊長以及風水先生,以風水好爲由強拆民宅的故事。在那個年代,一切都打著大躍進的旗號,廣大人民遭受著束縛,哭不得、鬧不得,惶惶不可終日,只能無濟于事地祈求老天,希望災禍不要降臨到他們頭上。

?再後來,人民公社用油桶煉鐵。原來村裏改叫成“隊長”的村長說要響應中國共産黨的號召,將家家戶戶的鍋砸了煉鋼鐵,把它們制成炮彈,打到台灣的蔣介石的桌上、床上和羊棚裏。隊長扯著嗓子大喊著,台下觀衆一片笑聲。大躍進人民公社化运动是當時領導人錯誤發動的運動,這也體現了浮誇風”“共産風的標志。而福貴對于砸鍋的掙紮這一段的話劇表演,將當時處于這種社會背景下的勞動人民無奈無知、盲目跟風展現的淋漓盡致。

?不知不覺,故事迎來了高潮。光漸起,舞台上落下了一塊巨大的白布,上面印著紅十字和一句口號——“救死扶傷,實行革命的人道主義。學生們一個個排著隊,驗著血,原因是縣長夫人急需輸大量血。忽然,有慶高興地大喊起來:我的血型及格了,我要抽血了!瞬間,一束光打到白布上,形成一個剪影:一只巨大注射器紮在有慶細小的胳膊上。片刻,有慶就歪倒在地上,白布上則是一片血色。這時,印有紅十字的大白布緩緩拉開,有慶躺在鋪著白布的冷冰冰的床上。台下的觀衆無不倒吸一口氣,滿臉不可置信:他們不敢相信這一幕的發生!是啊,悲劇來得太快,這不就是活著的曲折嗎?在那個年代,死亡是司空見慣的,死神就像踩死一只螞蟻一樣,不著痕迹的奪走人的生命。舞台上,福貴背著有慶,雙目呆滯的走著,嘴裏還念叨著與有慶的對話。與此同時,黑夜中的家珍手持火把出現。當她望見了福貴與福貴背上那模糊的身影時,她聲音淒厲地喊道:有慶爹,有慶回來了嗎?我怎麽沒聽到有慶的腳步聲!話音剛落,福貴就跪在地上:家珍啊,是天太黑,月亮找不到星星!福貴的慘叫刺痛了觀衆們的心,不少的觀衆都流下了感動的淚水。燈光瞬滅,隨後掌聲如雷般轟響在報告廳中,演員們鞠躬謝幕。

?最后,老师们为这场表演做了专业的点评。老师在表扬了演员们在舞台上的表演力的同时,也肯定了山有扶苏话剧社此次举办话剧的意义,并对于高中同学自主成功举办话剧而表示赞扬。老师的精彩点评也为这次的《活著》话剧的成功演出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這場話劇之所以能成功呈現,是因爲台前幕後幾十名人員努力了將近幾個月。演員們精彩的演繹也使得我們更加了解話劇的藝術。世界總是會犒賞認真的人,讓我們爲台前幕後的每一位流下汗水的演員和工作人員點贊!(社聯風采記者團供稿)

?为了更了解话剧《活著》以及演员的想法,记者有幸采访到了扮演福貴的曹传毅。

Q:記者;A:曹傳毅)

Q:首次出演話劇,並且是主角,您內心是怎樣的?

A:其實首次出演話劇的體驗是很新鮮的,內心十分的激動。對于沒有話劇訓練過的我來說,這次出演主角是對于我的一種肯定。能在高中有這樣一次的話劇表演,我覺得是特別有意義的經曆。而且在排練以及表演的過程中也是有將自己感動到,表演完畢後就特別過瘾高興。

Q:對于福貴這個角色,您的理解是怎樣的?

A:我对于福貴这个角色感触最深的是他对于生活变化的无能为力。家境的落魄、妻子患軟骨症、女儿不得不送给别人、儿子活活被抽血抽死,作为一名旧社会里的男人,更多的只能是随波逐流,以沉默的方式来应对悲惨的生活。他不是反抗不了,只能说反抗石沉大海,在剧中以看似乐观的态度活著。这也是我理解的《活著》塑造福貴的這一個形象。

Q:您觉得活著的意义是什么?

A活著的意義在于只爲活著本身而活著,而不是为了其他的任何事物而活著。一个人能在绝望中和眼泪中顽强地活著,并抱以不悲观的态度去期待新的生活,是活著本身最大的意义体现。

?

?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內容
[收藏]     [打印文章] 作者:風采記者團     来源:社團聯合會